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网络:能否打好“道德警察”这份工呢  

2008-06-20 23:3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点一:自由言说不等于信口胡说,网络时代,每个人更得管好嘴巴。
观点二:天下人管天下事,网络让大家更有兴趣操心“道德”了。
观点三:光是舆论谴责谈不上“暴力”,“暴力”更多体现在现实领域。所谓“网络暴力”,其实是网络替法律背黑锅。
观点四:任由网络谴责肆无忌惮地演变成暴力,或以警惕暴力之名反对网络舆论,都是单向的“伪道德”。
观点五:重塑包括网民在内的社会道德,是今天的一个机会。

 

1、都是嘴巴惹的祸

什么新闻闹天下?
无疑一群“大嘴巴”;
都说嘴大吃四方,
其实常遭四方骂。

 

这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时代,这是一个放胆言说与口水泡沫同在的时代。放眼望去:

“王十元”同学说“每个员工最多捐10元”而遭遇嘲讽;“范跑跑”同学在地震来临时弃学生先跑且得意洋洋被“炮轰”;“郭跳跳”同学因为怒骂“跑跑”同学畜生、杂种被网民“反水”;“赵光光”同学拒绝在学校为灾区捐款从而得到“光光”美誉;“王幸福”同学贵为作协副主席写出党疼国爱下“纵做鬼也幸福”的蠢句,被网民送给“请你去幸福”的祝福;还有正儿八经的大学生“Die豹”同学,甩出一句“地震很舒坦、死的不够多”,被骂“没人性”,引来板砖无数……五花八门的消息,无论源自何处,网络都有办法让其成为一种“流行”。

他们很有胆子,我们便有了谈资。而阶段性成果,似乎顺了谴责者的意——王总裁因不当言论搞得焦头烂额,连道歉带补捐;范老师被口水泡以时日之后,已经被解聘;赵副校长据说也被所在学校“开”了;“Die豹”大学生在舆论压力下想休学;王副主席虽然还没下文,但在一片“劝辞”之下,估摸也难得平静……

有人说,这是舆论的胜利;也有人说,这是网络暴力的悲哀。不管谁对谁错,于当事人来说,日记本似乎都可以写下这么一条:饭可以多吃(不怕增肥的话),话不可以乱说。虽然这是一个倡导自由言说的时代,虽然这是一个据说在虚拟网络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的时代,但要为自己不当的言行付出代价,并没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

自由言说不等于信口胡说,虚拟网络不等于“虚”掉所有。网络时代,每个人仍得管好嘴巴。

 

2、网络让大家更操心“道德”了

路遇不平绕着走,
歌厅才敢吼一吼;
有了网络真方便,
动动指头就出手。

30年市场改革在造就繁荣的同时,也肆无忌惮地释放了市场力量中残酷的一面。这些年,听到最多的感慨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就是“现在的人怎么这样”,在我们身旁,屡见不鲜的是“小学生阻止小偷被打,全车人无人说话”、“老太太倒地无人敢扶”、“有人落水遍地看客无人救”……以至于有网名感慨,现代人的血性都让狗吃了?

狗当然吃不掉,相当多的人把血性留到了KTV的包间里,面对电视屏幕大声地吼着“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呀”,但在现实生活中,则无所不用其极地阐释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世哲学,遇到不平事,绕开、掉头。当现实中对道德滑坡出现无力感的时候,在虚虚实实的网络上,一个低成本捍卫道德的方式出现了——以食指点击鼠标的方式,表达对一个问题的是非好恶,可以慷慨激昂,可以怒火中烧,甚至把自己都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认同你,给你一长串的“顶”;反对你,扔过去一排排“砖”;你违反公认的伦理道德,我动员更多的网民进行讨伐;你有出色的表现,给你送一顶“史上最牛”、“天下最美”的桂冠……管道德“闲事”可以这么方便、有趣?何乐而不管?夹杂着集体娱乐的取向,躲在自家电脑屏幕前,网民们找到了梁山好汉快意恩仇的感觉。

天下人管天下事——在网络力量之下,又有那么点意思了。

 

3、为何总有人嚷嚷“网络暴力”

一语出口要负责,
虽错终非不可赦;
唾沫星子欲杀人,
所谓暴力怎思过?

现实给人以道德无力之感,那么,虚拟的网络,能否捍卫网络时代的道德、打好“道德警察”这份工呢?从表面看,是悲观的。因为几乎每一次网络谴责,最终都会有人出来嚷嚷:网络集体对个人实行了语言的暴力啦;当事人有“不可承受之重”啦;个人隐私权利被粗暴践踏啦……尤其是“人肉搜索”被发明以后,人海战术造就了浩瀚、壮阔的问责力量,甚至直接闯入被批评者的生活:有的丢了工作,有的被骚扰电话搞得苦不堪言,有的无奈之下选择休学……似乎每一次都物极而反,每一次都以一个大错纠正了一个“小错”。

网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基于此,有人对于网络捍卫道德很不看好,认为此乃典型的“有感情没理性”。我倒是没有十分悲观。窃以为,这事还是得“一分为二”:

其一,就公民表达来说,网民对“王十元”、“范跑跑”、“王幸福”、“Die豹”等同学品头论足甚至板砖口水,是难以避免的——成为网络焦点的同时,他们已经成为“公众人物”(尽管可能还没有心理准备),不能说你的话就是言论自由,大家谴责你就是网络暴力。即便有些话说得很损很难听,让你面临精神上的压力,也算是“胡说八道”的后果,作为成年人,有义务去承担。

其二,如果说一些网络谴责干扰甚至骚扰了被谴责者的生活,应该看到:他们更多是在现实领域实现“伤害”的,并非通过虚拟网络直接造就的。被学校开除,是学校基于舆论、责任等考量做出的,如果不符合劳动规定,应该有申诉的渠道;到王老板属下的楼盘抵制,利用亲近关系公布当事人的隐私,给说错话的大学生打骚扰电话,甚至扬言要“打她杀她”……这些行为违没违法?如果没有,伤害仍处于“感受”上,仍然属于网民自由的表达;如果有(比如搞人身威胁),就已经不再是虚拟网络捍卫道德的问题了,已经是违法乱纪的问题了,自然应该到现实法律那里寻求保护。
光是舆论谴责应该慎言“网络暴力”。毕竟,如果说“网络暴力”是网络舆论的“副产品”,那这种“暴力”也更多体现在现实领域,而不能简单地请网络批评者统统“闭嘴”。

 

4、当谴责走向“暴力”,应有法律在那里驻守

空言理性常无效,
唯有法律才可靠。
道德谴责自流去,
法守边界逸待劳。

网民的确有虚拟性,这也决定了你非要向这个群体喊话:要理性,要理性,常常会显得很徒劳,如入无人之阵。呼吁网民理性,属于道德伦理层面的倡议,作用不可预期;从制度层面,唯有法律、制度不缺位,才能令网络不至于向“暴力”蔓延。

比如说,决定一个员工是否被开除,与其说是网络的压力大还小,不如说是用工制度方面的健康还是不健康——舆论面前,还有没有“原则”。再比如,当下红红火火的“人肉搜索”,把别人的隐私贴到网络上去,把骚扰电话甚至恐吓电话都打到家里去了,要么属于侵犯隐私权了,要么涉嫌扰乱社会治安了,相关的法律是现成的,为什么没有进入法律的轨道,而单纯地将其认定为这属于“网络道德”呢?

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从道德层面接受谴责,是一些“嘴巴大”的人理性接受的代价;但起码的社会权利不被伤害,却是他们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理念下应有的权利。不能说他们是网络话题漩涡的人,已经被网民“千锤百骂”了,法律就可以侧身一旁做看客。

打好”道德警察”这份工,注定不是单靠虚拟网络就能做到的,有时候,更需要真实的“警察”。任由一些网民干暴民的勾当,其实是网络在替法律背负骂名。

 

5、重塑有网络参与的社会道德

精神领域有滑坡,
面临契机因网络;
因势利导聚新力,
重塑雍容扬道德。

中国最值得担心的是什么?陈词滥调的答案包括金融体系、环境污染、三农问题等等,窃以为最值得警醒的是:我们该如何承担道德与精神溃落的后果?当市场力量释放出残酷一面的时候,有些人抛弃了道德勇气与价值原则,而这种危害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将在今后继续释放。

能否以网络的形势呵护道德的底线,并将这种道德呵护荡漾到社会的现实角落?——网络世界的出现,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契机。引导得当,一种公义价值、道德担当将通过网络重新塑就;放任自流,道德崩溃将可能更加一溃千里。

欣赏于网络谴责肆无忌惮地发展成网络暴力,或以“网络暴力”的理由反对所有的网络谴责,都是单向而虚伪的“伪道德”。前者表面“义愤填膺”,却未必有多少真诚,他们更在乎的是放纵自我;后者以自由、权利的名义,去阻遏着另一种可能也更大的自由与权利。自信的社会,宽容的社会,注定不是简单攻恶的社会。双向攻恶,只能让分歧更大,让温暖变冷,让网络成为社会分化的滥觞。

表达情绪的平台,排泄压力的窗口,言论自由的手段——虚拟的网络,曾被特殊时期的国人给与了太多的寄托。我们曾梦想,互联网将引导我们走向文明与进步,时至今日,从大趋势上看,我们也不必修订自己的美好期盼。但一个前提是,当每一次出现脚步走偏的时候,需要有群体性的反思与担当,让错误得以暴露,让正确与理性占领更多人的心田。

谈论今天的精神与道德,已经无法漠视威力无穷的网络。重塑包括网民在内的社会道德,是今天的一个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