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天文学家的提醒是怎样成为地震“谣言”的  

2008-06-04 10: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3日晚,不晓得全国有多少个家庭度过的是个不眠之夜。据报道,西安市又现扎堆避震,环城公园等地满是出户避震的市民,只因6月4日晨是农历五月初一(朔),有强天文潮汐,由于此前有传言天文现象和地震有关,引起一些市民担忧(6月4日华商网);6月4日,广东多家媒体上也刊发了广东省地震局的“澄清”消息:针对互联网上流传广州将发生大地震的说法,目前各项地震监测手段没有监测到任何异常,传言没有任何科学根据(6月4日《南方日报》)。而根据笔者从各地笔友处得到的信息,有多个省市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地震传言,甚至远在东北老家大连的父母,也接到了多个亲戚的电话:3号晚上9点到4号早上3点,“上点心”。

 

此轮所谓“天文潮汐与地震有关”的传言,其实来自于广东天文学会专家的一个警告,而这个警告本身,似乎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据5月30日《南方日报》报道,广东天文学会专家经过分析,认为这次汶川大地震发生的日期与时间,可能与天文因素有关。主要的观点是:地震的地点和强度主要来自地球的内部,而地震的时间可能受地球外天体的引潮力及辐射和磁场等外因影响。当太阳月球和地球在空间的排列状况处于特殊的位置,月球和太阳对地球的合力将会出现一个临界点或转折点时,就有可能触发地震,这就是地震的天文外因。

 

而汶川大地震时刻恰好出现在太阳月球地球3个天体处于同一个平面上,此时可能对地球地壳的某些板块产生特殊的或共振的影响。将于6月3日21时与6月4日凌晨3时23分出现的两个强天文潮汐,有可能对地球的气体潮、液体潮和固体潮(地壳潮)产生显著影响。加上汶川地震后余震能量释放不彻底等因素,所以,“这两个强天文潮汐相继出现,值得地震工作者和相关部门关注”。

 

我不懂太多天文学知识,但撇掉“社会影响”因素来看,不能说在这两个时间前后最终没有发生地震,就说天文学家这些话简直就是毫无道理的谎言,也不能断言天文学家这种提醒绝对不是一种科学态度。尤其是他们的提醒对象是“地震工作者和相关部门”,我们似乎更没有理由简单地为其套上一顶“居心不良、扰乱社会安定”的帽子。毕竟,在科学研究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远胜于垄断一切、排斥异端。正如《北京晚报》日前一篇文章所言,把民间地震研究和一些自然界反常现象的报告,一概斥之为伪科学或谣言,一旦真的发生地震,就非常被动。地震学家可以多一些耳目,多一点警惕,对专业预报没有坏处。

 

所以,提醒科学工作者慎重是必要的,但我觉得不能因为他们的提醒最后没有“一语成谶”我们就要对其问责,甚至处理。这样只会令更多的人闭上嘴巴。尤其是在“地震预报是个世界性难题”的背景下,我们更不敢轻易地扼杀任何一个领域发出的声音。作为科学工作者,最大的信仰是“是与非”,他们应该最少承担研究成果“好与坏”的责任——信息的“好与坏”,这是政府部门需要通过信息管理协调出来的结果。

 

窃以为,问题的要害是:天文学家的善意提醒,是怎样成为地震谣言的?有人说,这要怪媒体对此条消息的报道。老百姓不懂那么多专业知识,只看到你说“3号晚上9点和4号早上3点要注意”就误以为这个时段内要地震,你们把这样的消息报道出来不是误导人吗?表面上看,是这样子的,但往深了看,既然这是一些天文学家的提醒,媒体是否有权力凭着“不影响社会”的朴素判断去自主地“屏蔽”这类消息?如果天文学家的说法有些道理,但媒体统统屏蔽了,令社会丧失了起码的警惕,酿成后果,是否又会遗恨无穷呢?

 

所以,真正的辟谣不是压制任何一种声音,而是专家勇敢发声之后,通过多元的声音互相博弈之后,给人们群众留下的判断空间。关于广州天文学家的说法,我看到两处辟谣的努力。一处是新华社6月1日发布的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的言论,他的说法是“地震发生是地壳运动的结果,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天体的运动会影响到地壳的运动”;另一处是3号晚到4号早上,一些省市地震局发布的提示信息,“潮汐和地震并没有必然联系,不要轻信非政府预报”。

 

问题是,王思潮仍然属于天文学家,不是地震学家,他能提供的是“没有证据显示有关联”,却不能解决“有证据显示没有关联”,所以没有形成太大的扭转力量;地震局的提示同样如此,再加上地震局辟谣出现的时间过晚,按照心理学上的社会刻板印象,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原则的公众,更容易被前面的“传言”所“俘获”。

 

对于类似天文学家的提醒演变成了“传言”,当务之急不是压制类似的声音。有关部门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如何通过及时的信息回应来提高正确信息的传播,让这类提醒有存在的空间,却不必对民众形成恐惧的谣言。美国社会学家戴维·波普诺指出,最无组织性的信息共享方式就是谣言和闲话,它们典型地产生于人们无法获得所需要或渴望了解的信息时。地震传言面前,大家面临的正是这种信息饥渴,只有权威部门迎“言”而上,及早地回应,并且注重利用科学分析的方法,避免简单武断式的“利好概念”,才能在多元信息博弈之后,给民众一个理性的空间。这需要公众对政府信息的信任,也需要政府主动以权威的信息去换取公众的信任。

 

http://www.580k.com/Favorite/55625.html

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8/06-04/127146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