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官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去”的  

2009-06-23 22:0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伟在一个心理医生的小品里有句台词:我不关心我是怎么来的,我只想知道我是怎么的。但对于身处公共领域的官员来说,我们既要关心他是怎么“来”的,又要关心他是怎么的。这两天,两个官员的一来一去成为焦点,折现的民众心态也耐人寻味。

 

先说的这个。郑州市规划局逯军副局长因质问记者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陷入舆论漩涡,郑州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逯军现在已被停止工作,接受调查。有人对逯副局长能否成为第二个周久耕充满期待,但也有网民打抱不平,说了句话就要停职,这不逼着官员们说假话吗?

 

持如此态度的人似乎有个误解,周久耕落马与“得罪网民”有关,但决定其落马命运的关键,则是被查出贪腐。同样的道理:逯局长是因何停职的?因言获罪?搞PS照片?还是因为规划局批准了开发商在经适房土地上违规建别墅?大家都不知道。一个非主管此项工作地副局长要承担建别墅问题全责,似乎不大合适;说替谁说话泯灭了党性,当地组织部门也一度称逯局长有言论自由权利……这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逯局长被停职调查了,是为什么呢?

 

再说的这位。湖北宜城市新任市长周森锋,以29岁担任县市党政正职而被网民贴上了中国最年轻市长的标签。马上有网民展开“人肉搜索”,他爹是谁?他妈是谁?搜索未果,那边当地组织部已经快速反应,出面澄清:周森锋来自农村,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组织”的声音还是没能平息网民的疑虑:难道不会有其他的后台?到底是选上来的还是缺少组织程序被欣赏他的哪个领导任命的?

 

所有质疑说到底,年龄问题不过是个“引子”,根子在于官员的提拔、升迁无法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家看到的,就是一个年轻人一下子到了很高的行政高度,然后以一种近乎“火箭”的速度得到了升迁。除了一个高密度的“升迁履历”,你们再也“抠”不到别的东西,抠来抠去却发现人家还有一个短期内升至襄樊市人大副主任的妻子。如此一来,大家怎么猜想,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了。

 

不管是逯军,还是周森锋,被大家口水浸泡,都是不正常的。而这种不正常,则来源于长期存在的“正常现象”:一些官员升迁、去职时动辄搞得神神秘秘,政绩怎么样,家庭背景怎么样,都掌握在“组织”手里,“官员公示”流于形式。即便要“处理”官员,也常常会搞得如同国家机密(不排除有时候是侦察案件的需要),具体什么原因“下去的”,是贪腐、生活作风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屡屡只能靠大家“猜猜猜”。数月后“组织说法”滞后而出,也会因为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而丧失影响——就如周久耕事件被解读成“乱说话丢官”一样。

 

想想看,这些年,一个市长县长突然“空降而至”,任期没多久又突然“拔脚而走”,一个官员突然“下去了”,被处分免职的官员又突然在另一个岗位上冒出来了……这样的官场神秘主义事件还少吗?这些年我们老讲政府信息公开化的问题,其实官员怎么上的、怎么下的,是最需要公开化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又必然触及到官员家庭状况、收入状况、做的主要工作、需要为哪些事情负责等这些最基本的信息。这些恰恰是很多官员最不愿意“公开”的,这就是症结所在。

 

但没有这些信息,公众的监督就会成为凌空虚蹈。近日检察机关公布了全国统一举报电话12309,湖南等地也要重奖对贪腐的举报人,甚至有人惊呼“举报发财不是梦”。但冷静下来却发现,举报权本身便是公众监督权的组成部分,它只有在公众充分享有对公共财政、官员财产、官员升迁等公共事务“知情权”的基础上,才能得以充分保障。从这个层面上讲,官员清清楚楚地“来”,明明白白地“去”,不仅是他们自己“上上下下”的事儿,这里头还包含着老百姓很多基本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