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火药味十足的克鲁格曼是中国学者的一面镜子  

2009-05-19 20:1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罗·克鲁格曼终于来中国了。在过去的一周里,这位当红的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不停蹄地造访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与中国顶级经济学领袖风云论剑,探讨金融危机下全球经济版图和解决之道。让国人惊诧的是:在中国短短一周的行程,克鲁格曼却以其放荡不羁的尖锐言论,几乎激怒了所有与之谋面的学者和专家,甚至搞到令人下不了台的地步。(5月17日《东方早报》)


从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到点名中国碳排放增长过快影响了全球的资源和环境,他发表的每一个论调都遭致在场中国学者的强烈质疑和不满。被他激怒的人一批又一批,从龙永图到张维迎、夏斌、王松奇等,一时群儒轮番上阵,公开PK,好不热闹。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我们掏钱请你来,把你当大师一样笑脸供着,不说像某些“对华友好”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那样,专挑中国人爱听的话说,起码也别在中国地盘上以“美国代言人”一般“纠缠”中国啊!但查阅相关资料会发现,克鲁格曼火药味十足的做派是一贯的。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话如果不能激发某一部分人的愤怒,他的演讲就不够深入人心,也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专栏作家。”由此可见,其中国之行的“战斗性”并非是对中国有什么歧视与偏见,只是表现出了与其在美国同样做派的“率性”罢了。


克鲁格曼让我国人惊诧,根源在于我们并不适应这种率性十足的表达方式。反观国内很多学术会议(也包括其他会议),总是能搞出一团和气,从来不缺少好好先生。即便要表达不同看法,也会“穿靴戴帽”好半天,什么“基本赞成”、“充分肯定”、“已经说得非常好”云云,自己“只是有一点补充”、“仅供商榷”。如果冒出了“火药味”,主持会议的人多半会出来“和稀泥”——可以会后多交流。所以在国内会议上,很少见到学者们激烈的对峙或者舌战上演。也就难怪有参会的朋友告诉我,有学者在克鲁格曼“不能说服自己就一定要纠缠到底”的性格面前有些“过分激动甚至失态”。


古今中外的学术史都已经表明,学术争鸣最活跃、最激烈的时期,常常是学术文化发展最迅速、最充分、学术巨匠“群星闪耀”的时期。但不能不承认,当前中国恰恰缺少这种活跃与激烈。明哲保身、与世无争的传统信条,让很多学者瞻前顾后,生怕说“错话”,在学术交流过程中奉行“多栽花,少栽刺”原则,宁可说一些正确废话,也不说“得罪人”的真话。渐渐的,深层次、建设性的学术争鸣成为这个学术“大发展”时代的稀缺品。


表象之下,是深层次的扭曲。不由得想起陈丹青先生一段精妙的描述:说国人常常“平时凶、底下狠,翻到面子上,也即社会领域和公共层面,则民气淤结,翻报纸看电视,罕见真问题、真意见,便是有,也必百般婉转,简直达于文体修辞的‘温良恭俭让’,总之,一派云淡风清。”真正好的气象应该是怎样的呢?应该是恰恰相反:私底下为人处事不妨“温良恭俭让”一些,但涉及到公共利益、社会问题,不妨“凶猛”一些,不妨“纠缠”一些,不妨个个“难对付”一些。


克鲁格曼的“反常”表现无疑是一面镜子,映照出我们自身的“反常”。诚然,即便获了诺奖也不是圣人,他的质疑与攻击经常最后被证明是错误或偏颇的,但我们应该接受这种率性的“战斗性与火药味”,不怕以雍容的心态与其辩论,从刺耳的批评中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克鲁格曼临别时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危机,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如果光是愤怒、生气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共同努力寻找一个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过多地坚持自己的看法。”遗憾的是,学者们“中国立场”与“美国立场”的对抗之下,我们的确看到了几乎各说各话的愤怒与生气,却掩盖了一个率性克鲁格曼真知灼见的价值。对外是这样,对内也是这样——从来就不要指望一个转型的时代里,公共话题会一团和气,学者不怕激烈交锋,观点不怕猛料碰撞,真理才会越辩越明。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