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躲猫猫事件究竟能改变什么  

2009-03-01 09:1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躲猫猫事件究竟能改变什么

  看起来,“躲猫猫”事件好像正在收尾。云南公检机关发布了“躲猫猫”事件的调查结果。

  从“躲猫猫撞墙意外死亡”,到“瞎子摸鱼被故意伤害”,再到“狱霸殴打致死”,事情似乎正一步步接近公众“预期”。于是,网络上充满感慨,“早这么实事求是不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吗”、“咱们网民有力量,不然李荞明可真是死不瞑目了”,俨然一幅真相大白之日的狂欢景象。现在就断言我们知道了全部真相,似乎为时尚早。冷静想想,还有不少疑点:其一,为什么一开始要为“狱霸”遮掩,到了舆论滚滚才有“狱霸”现身?其二,看守所作为暂时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场所,怎也容忍“牢头狱霸”?其三,一个看守所监控坏了半年没有修,是否有悖规定与常识?其四,被关押的人何以有兴致玩游戏,是否有大家所说的“利用犯人管犯人(嫌疑人)”背景……我们不想轻易怀疑官方的结论,但冷静的存疑总还是必要的。也希望接下来有更多的信息披露出来,能够更深入地释疑。

  就如当年孙志刚事件一样,任何一个演化成公共事件的个案,其背后都能寻到一些普遍性意义,甚至可以寻到体制性的病灶。在沸沸扬扬、一波三折的“躲猫猫”事件中,我们究竟能总结出怎样的经验与教训?面对一个年轻生命的非正常死亡,面对一个普通游戏所带来的超级杀伤力,“躲猫猫”事件究竟能为我们改变什么?

  “躲猫猫”事件最具开创意义的,似乎是网民开始参与对官方结论的公开调查。据说这在云南乃至全国都是首次,只要恪守法律边界,未尝不是落实公民监督权的可行之举。但从某种意义上说,网民调查委员会或许形式大于实质。需要认清的是:网络监督不能替代司法调查,网民调查委员会更多起到的是一种舆论压力的作用,让调查者知道,他们已被置于众目睽睽之下。有人说网络将有助于捍卫正义,这话不错,但说网民调查委员会将极大改变我们的生活,让我们有更多安全感,恐怕还不能轻下断语。毕竟,“公民化”之后的网民表现出极大力量,不等于社会现实中每一个公民都不再弱小,否则,李荞明的家属也是公民,为什么他们最初的质疑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更重要的是,不是每一个扭曲之事都能上升为众目睽睽的“网事”,更多的正义发生于静默的细节之处。

  “躲猫猫”事件最值得期待的现实改变,应该是通过个案来促进看守所管理体制的变革。法律界这些年对此多有讨论,认为看守所应从公安部门剥离,改由司法行政部门独立管理,以此方式实现侦查权与羁押权的分离,从而避免“超期羁押”与“刑讯逼供”的屡屡上演。唯有在制度上垒好边界,才能截断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施加“手段”的可能,不管躲猫猫还是瞎子摸鱼,爱咋玩咋玩,公众也不会充满猜想,当事部门也不至于有嘴难说清。希望李荞明能成为第二个孙志刚,以个人悲壮换来制度性的进步。

  一个推进法治的国家,民意的热情再高,舆论的浪花再大,也无法替代健全法治与制度改革的作用。网友调查案件,不可能成为法治社会的常态,如果忽视司法程序本身的作用,过分强调网民调查的力量,还很可能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所以,令舆论亢奋的“躲猫猫”事件,真正能带来的改变是两个层面的:一是如何严格依法吸纳公民对于司法的监督,从而通过充分保障每一个公民监督权来约束权力运行,增加其透明度;二是看守所如何实现管理体制的变革,最大程度保障每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这是更能落地的“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