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扭曲的GDP还没到“以死谢罪”的时候  

2008-12-30 07:5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在“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游戏刺激之下,一些地方官的“GDP崇拜”已到了执迷不悟的地步。放眼望去,绝大数省市GDP增长率都高于全国,各地GDP相加的总和多年远高于全国GDP总量——极度扭曲的GDP一直背负着太多骂名。现在,终于有人失去忍耐,建议让地方GDP从我们的眼前消失,“以死谢罪”。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分组审议统计法修订草案时,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认为,由于统计科学性和地方领导干部扭曲的政绩观,应该取消地方政府GDP的统计,地方只管卫生、教育、就业、环保这些硬性指标,彻底纠正现存的不科学的发展观。(12月29日《新京报》)此建议被很多网友认为“好得一塌糊涂”,在新浪网所做调查中,高达88%网友表示支持,认为“不应该取消”的只占一成。


 官员唯GDP马首是瞻,为了“搞活经济”,不惜拉高房价物价不断折腾老百姓的小日子;为了招来商引来资把税收拉上去,不惜对污染别过头去假装看不见;为了在国内排名短期靠前,不惜将属于儿孙的资源提前弄出来浪费式消费;为了拿经济数字换乌纱,不惜一门心思地大搞政绩工程而长期懈怠民生建设……要说GDP的罪过,的确可以列出不少。敝人曾是“唯GDP论”坚定的炮轰手,曾多次撰文谴责这一经济至上的思维,但坦率地讲,面对呼吁让其“以死谢罪”的强烈建议,我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理由很简单:说到老天上去,GDP也不过就是一种经济核算的方法,本身谈不上多少善与恶,关键在于在它身上附加了什么。现在,GDP统计被搞扭曲了——注意,是被“搞”扭曲了。怎么“搞”的?核心矛盾在于两方面:一是作假泛滥,数字不是被敬畏的客观存在,而是长官意识之下的橡皮泥,想怎么搞怎么搞,想搞多大搞多大,甚至“要政绩的时候是一个数字,要补助的时候又是一个数字”,而因统计作假的行为25年来几乎就没有处罚过县级以上的官员,这俨然是对造假文化的纵容。二是被看得太重,地方GDP本应该只是经济水平的参照,现在倒好,成为考核干部、决定升迁的重要砝码,成为衡量各地发展水平的硬杠杠,升官也它丢官也它,肩膀上扛下这么多东西,能不扭曲才怪。


 所以,核心矛盾不是取消地方GDP的统计,而是如何矫正、规范这个统计;是如何正确、科学地评价政绩。


 实际上,GDP还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督促官员在发展经济的热情与动力,这些年中国经济这么快发展不能说跟它的刺激毫无关系;它对于地区经济发展还是有参考价值的,中国这么大,各地发展水平非常不均衡,光留下一个全国GDP并不足以描述区域发展的状况。如果我们自己转不过弯,即便强令地方不搞GDP统计了,还会有其他的某个“P”来扮演这个角色,什么卫生、教育、就业指标,只要你的指标是“硬”的,作假数字“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游戏就还会继续玩下去。


 当务之急是,先卸包袱,后挤水分,让GDP回归它的本源。所谓卸包袱,就是彻底改革政绩考核机制,建立科学、民主的政绩考核,摆脱“唯GDP论英雄”的老路,将环境污染、公共服务,尤其是群众满意度等纳入评价官员的机制当中;所谓挤水分,就是将统计作假列入失职渎职甚至滥用职权的范畴,加强惩罚力度,以重典矫正作假泛滥的空气,重树统计尊严。


 从哪里被扭曲的,就应该从哪里“扭”回来,而不是我们把这种在国外也常被认同的统计核算方法搞坏之后,简单地让其以死谢罪,眼不见心不烦。这等于因噎废食,也等于粗暴归罪——这些罪不是GDP三个字母就能扛起来的。我们很着急,但我们不能骗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