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不必渲染两种极端声音的可怕  

2008-11-05 1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5日《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栏目以可怕的是只有两种声音——极端民族主义与民族虚无主义的网络激荡为题,剖析了网络上最常见的极端争吵模式。文章认为,由于来自两个极端的人表达欲望最为强烈,声音因偏激而尖锐,这样的声音会被放大,继而覆盖另外一些芸芸众生的声音,导致网路凸显出来的民意,很可能就只剩下极端的左右两翼暴民的民意了。作者对此深感忧虑,认为假如人们只能听到发自两个极端的声音,这个社会就太可怕了。

 

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因为它在试图勾勒当下网络舆论的形态。作者描述的,的确是网络时代社会民意表象的一个客观现实,每一个留心舆论动向的人或多或少对此种极端,都会有自己的感受。但认真想想,就当下而言,这种极端似乎又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对于其危害社会的可能我们需要警惕,却也不必过分的渲染。

 

我们常说,现在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价值多元的动人之处,便是保障人们能够并行不悖地同时实行多个价值,各种价值之间虽然会彼此冲突、相互抵牾甚至难以调和,但重要的是却又能彼此尊重对方的存在,没有一种特定的价值试图凌驾于其他价值之上。但正如思想家伯林所说的,在人类社会中,价值多元论真正为人接受的情况从来都是极为罕见的,稳居社会主导地位的几乎总是价值一元论——最起码是很多人打着多元的旗号,本质上却在追求“一元论”。

 

也就是说,别看我们口口声声说多元时代,但我们更乐于扯着嗓子回归一元”——极力放大自己的声音,认为自己才是唯一正确,结果就是慢慢走入极端。正如前文作者所说的,当形成两个极端阵营之后,每一方都会因对立一方的存在,而更加膨胀自己一方的存在价值和正当性——对手越左,我就会逐渐变得越右;对手越右,我就会逐渐变得越左。

 

这种乱象似乎不是只有在当下中国才出现的,早在200年前,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描述美国社会状态时就曾呼吁,前者少一些狂热,后者少一些抵制,那么社会或许可以更平和地走向它必然要抵达的命运终点。往糟糕处看,这种愤青式思维,淹没了沉默的大多数的正常声音的存在;但往好处看,用托克维尔的话讲,或许正是民主时代来临的不可避免性及其结果的多重复杂性,才导致出现了这样一个不可逾越的特殊时期。

 

两种极端声音的确客观存在,但它们是否真的是社会主流,真的能为那些看起来有些沉默的中间人士洗脑,最后攻城略地,全面主导社会?我看未必。极端声音的重要特征,就是总试图以主宰性潮流压制排挤不同声音,总试图宣称自己唯一正确,用甘阳先生的话说,天生就具有压迫性与欺骗性。对于越来越追求自由理念的国人来说,是必然要有排斥性的——他们没有扯着嗓子嘶喊,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主见,没有自己的想法。实际上,厌恶极端喧嚣的大有人在。更应该看到的是,这种极端言论,整体来说还是表现为网络舆论,并没有很直接都进入现实层面,甚至也没有被传统媒体所接受。所以说它们能误国误民,或许过高地估计了它们的能量。

 

作者分析的一个逻辑是很正确的,那就是:以民族虚无主义来反对极端民族主义和以极端民族主义来反对民族虚无主义这两种力量是在互相对立的过程中不断膨胀的,对手有多极端,自己往往也会相应变得有多极端。正因为这种逻辑的存在,我们也有理由怀疑:那些在网络上发表极端言论的人,是否真的是我手写我心?既然极端的表达是为了唤起一种注意,建立一种批驳,那么恐怕说到最后,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愤青逻辑的。既然更像是一种文字游戏,我们对其上纲上线,会不会适得其反地人为扩张这个游戏怪圈呢?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经常在网络浏览这些极端语言,说实话,我常常觉得有些极端语言根本不必当真,完全是在扯淡”——这是一个粗俗的词汇,却也是一种严肃的社会现象。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法兰克福在一本《论扯淡》的著作中言称:扯淡不是说谎,却是真理最大的敌人,因为扯淡的人既不关心何者为真,也不关心何者为假,只在乎自身利益。正如哲学家赵汀阳所言:扯淡是反价值的。无限制的扯淡,会在无形中消磨人类的严肃的价值观,进而解构各种具有价值的理念和事物,最终令社会陷入失序。

 

网络上充斥的极端言论,真正能形成的杀伤力也正在于此。当越来越多的网络表达者无法驾驭自我、陷入对抗游戏的时候,我们就会慢慢对于价值理性丧失敬畏,对各种反价值的理念行为习以为常。法兰克福教授分析说,社会上之所以会有爱扯淡的群体,与当代民主社会和市场经济里的种种扭曲不无干系。参照同样的逻辑,应该看到,要想消除网络上的两种极端声音,光靠道德说教几乎毫无用处,重要的是,要在现实社会层面做更多的努力去疏导。梳理现实社会的利益格局,张扬社会制度性的正义,拓宽理性表达的渠道平台、吸纳正常诉求的民众参与……显然都非常必要,也是带有根本性的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