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明明白白当“烈士”  

2008-02-18 11:1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害案尚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民政厅作出批复,以“因执行革命任务遭敌人杀害可批准为革命烈士”的规定,追认王志平为革命烈士。就在同日,呼和浩特市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联合发出的“沉痛宣告”称:“王志平牺牲在工作岗位上,英年54岁,他的英勇牺牲,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同志、好战友,是呼和浩特经济社会发展事业的一大损失。”(2月16日、17日《华商报》)

 

   消息传出,很多人一头雾水,说什么的都有,就是少有诚然信服的。按理说,斯人已去,本不该被评头论足,说三道四。但能惊动几大班子联合发通告,这本身已经表明,王不是“普通之死”———而是一个高级官员被下级杀害的非正常死亡。因何被杀?杀人者与被害者是一个人的问题还是两个人的问题?现场那位同时被杀的女税务干部是怎么回事?坊间的很多“传言”是否完全不靠谱?……真相扑朔迷离,一长串问号亟待拉直,在案件是非曲直尚没有大白于天下之时早早颁出个“烈士”称号,就难免让公众颇多微词,“想不通”。

 

   就在“革命烈士”被批复的当日,呼市宣传部的负责人就告诉记者:公安部有关人士已到呼市调查此事,该案“还正在侦查过程中”。大家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光靠朴素的常识也能感觉其不妥之处:一个“官杀官”的恶性案件,在司法调查对案中当事人给出法律层面的认定之前,行政权力岂能走到“司法定论”的前面,来个“盖棺定论”?

 

   比如“革命烈士”,比如“英勇牺牲”,比如“永垂不朽”……这些话不是不能说,也不是说王副书记就担不起,但对一名意外死亡的干部下如此定语,是需要绝对慎重的:要建立在真相基础之上,用事实证据支撑“英勇牺牲”,让“烈士称号”立得住脚。最起码要告诉大家:既然是“遭敌人杀害”的烈士,那么,谁是“敌人”?何以成敌?烈士又是如何“英勇”牺牲的?总不能只见“烈士”不见事迹吧?

 

   有传言称,“老警察”关六如此次行凶,缘于买官不成,遂起杀心;亦有传言称,事发前关六如职务被撤,心怀不满,故报复行凶;更有传言称,关六如欲行凶的对象并不限于王志平一人,其自杀前曾留下遗书及买官的送礼列表,涉及当地多名高层官员……当老百姓那里“什么说法都有”的时候,他们是否会轻易相信一个被杀官员就是一名永垂不朽的“革命烈士”?

 

   在现实的司法环境中,官方(尤其是四大班子一齐出面的官方)对一个案件的评价,很容易会对案件的结论形成暗示。“沉痛宣告”也好,“革命烈士”也罢,都无法摆脱这样的嫌疑。目前的状况让我们不得不忧虑将会出现的两种可能———

 

   其一,假如王副书记存在传言中的某个问题,在当地四大班子联合作出“英勇牺牲”的定论、被行政部门追认为“革命烈士”之后,肯定会对公检法的调查工作造成很大被动,因为此时调查方面对的不再只是“三人之死”的问题,其如何结案,还关系到会否挑战政府公信的问题———这会不会变相地干扰司法?其二,也许最终证实王副书记的确什么问题也没有,并且是个值得敬佩的好公仆,但在真相没有公布、传言没被“辟谣”之前说这些话,很难令人信服。过早地“盖棺”,反倒会让很多人产生逆反心理,网络上已经出现了很多微词,甚至恶意“猜想”,这对死者本人也是不公正的。

 

   惨案发生后,出现了一个令人深思的怪现象:据报道,当地几乎所有普通民众的声音,都是对几个当事者进行“有罪推论”———好像说那三个人都该死,没有一个是好人。这是一个需要正视的现象:这些年不知咋了,好像每一次官员非正常死亡的新闻出来,都多少会遭遇到类似的“归罪”———还记得北京丰台林业局副局长黄朝明和妻子被人砍死在别墅内,他家的一条黑贝犬被人事先毒死吧,当时有人就发现,网络民意几乎没有几个人对死者表示同情,倒是有人说了句“那条黑贝死得太可惜了”,引起其他网友的一通“狂顶”。如此爱恨扭曲的价值取向不值得警惕吗?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细想想,或许正是因为很多涉及官员“出事”的消息常常缺少正当的路径解释与认定,一再地“有悖常理”,每一次“凶杀”之后,公众看到的事件描述要么虎头蛇尾,要么蛇头蛇尾,要么无头无尾,结果是大家干脆认定:天下乌鸦一般黑,凡是被干掉的,多半就是活该———只可惜连累了多少无辜官员,不该非议的也被戳戳点点,黑锅一直背到了死,走上奈何桥也说不清楚了。

 

   避免并改善爱恨扭曲的局面,是政府部门义不容辞的道德责任。而充分地尊重司法,在法律判定的基础上再进行“盖棺定论”,更是现代政府部门本该具有的权力自觉。“烈士”称号何必急于一时?一切水落石出再做认定,不更合情理吗?

   行政“盖棺”的马车,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停到司法“定性”这匹马之前挡路。从这个意义上说,“革命烈士”的称号再神圣,也远远不足以成为本次案件的“终点”,假若最终没有事实与真相的支撑,疑似草率的“烈士”定性反倒可能会令这个神圣的称号一度蒙尘———是非轻重,有关部门实在需要好好想一想?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