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我们为什么不歧视贪官?  

2007-11-30 10: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27日,原黑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宋士合在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受审。宋士合曾潜逃境外长达13年,今年7月被从美国遣返回国,检察机关指控其犯贪污罪、受贿罪。据报道,被审期间,宋士合以自己的出逃经历和感受写了一封忏悔书,介绍了自己逃亡异国他乡寄人篱下的生活。(11月28日《检察日报》)

 

贪官的忏悔书见得多了,连“抄袭剽窃”的也见过。不过,由于独特的逃往经历,宋士合的“忏悔”格外耐人寻味。他在忏悔书中写到:当地华人得知他是一名涉嫌贪污的大陆官员时对他十分反感和冷漠,这些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使他感叹。美国不是天堂,他告诫诸多想潜逃的职务犯罪分子不要选择潜逃,并奉劝那些已经逃亡的贪官们早日迷途知返。

 

为什么美国不是贪官的天堂?按照宋士合的感受,是因为当地华人在知道其涉嫌贪污之后,对其反感与冷漠造成的“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这或许可以称为舆论的力量吧。那么,耐人思索的是,贪官在国内的时候,是否感受到这种“精神的痛苦”呢?我们是否具有足够的唾沫星子,来把大小贪官推到“难以名状”的精神苦海里呢?

 

曾几何时,我们强调,对腐败分子要“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些年,我们好像变的“理性”多了——人人喊打,如果没人去打的话,那有什么用?也有人认为,反腐败那是纪检委、反贪局的职责,一个具有现代思维的政府,不能把这样的职责加到我等小老百姓身上,因此,应当更加强调“制度反腐”。

 

应该承认,制度反腐的确是根除腐败的根本之策。但在反腐败体制还不能健全运行的当下,我们不能忽视包括从精神上孤立腐败分子等“反腐文化”的功能。正如有论者所言:如果腐败呈现出流行化的趋势,除了体制层面的原因外,还因为它获得了一种文化上潜在的支持。

 

多次听纪检委的官员抱怨说,现在这个社会是“廉洁不香,腐败不臭”,社会舆论对腐败太宽容。这种抱怨有个比较极端的说法:有些人已经是“笑贫不笑贪,甚至是“笑廉不笑贪”——用不法手段跑工程、揽项目,会被认为“有门路、有能力”;两袖清风、坚决拒贿,会被说成“死脑筋、胆子小”;甚至有贪官落马,也会被议论为“后台不硬”、“不是做错了事,而是站错了队”……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水至清则无鱼”、“适度允许腐败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等论调甚嚣尘上,还有学者专家像模像样地搞什么学术研究,提供着“智力支持”。

 

笔者在一次反腐败展览上,就曾亲耳听到这样的声音:“真倒霉,贪得也不多呀!”“这人听说工作表现不错,换个新官未必就咋样”,甚至对于展出的赃物奢侈品,也不无羡慕之色,“看看人家这日子过的”……著名思想家吴思在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研究之后,曾提出边界变老的说法:随着年头的增加,某些限定性的行为边界总要朝向有利于官吏的方向移动。如果说官员自身有这样的“变老”属于本能的话,群众对于官员的要求底线“变老”实在不正常——这反映出我们在基本价值观上存在的扭曲。

 

在这样的舆论环境当中,对于贪官的道德枷锁实在微乎其微。我们未闻有谁腐败之后,因为“周围人的反感和冷漠”而陷入“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最终走上了自首之路。相反,倒是看够了审判席上还在洋洋自得的“精神放松”。诚然,号召孤立腐败未必就能有用,但敢肯定的是,不孤立腐败却必然大大有害。如果在一些人眼里,把腐败看作“正常”,廉洁成了“不正常”,这问题就实在可怕了。

 

的确,中国的反腐根本还要靠制度。但就当前而言,光靠今天抓张三,明天判李四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倡导“精神反腐”的功能,通过多种渠道,修正社会的错误心理,建构一个搞腐败人人痛恨、反腐败人人有责的强大舆论氛围。唯有附之以如此的廉政文化建设,才能让更多的贪官感受到精神的煎熬,认识到“中国也不是腐败的天堂”。 (已发中国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