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97%的公众期待”能影响个税政策吗  

2007-11-06 08:3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从把个税起征点定到1600元的时候起,“太低了”的声音就没断过。在我们已经提出初次分配也要注重公平的时候,在当前居民生活成本显著上升的情况下,个税作为以公平为目标的二次分配方式之一,是否也该调高起征点以更加体现公平,老百姓产生了新的期待。

 

不仅有期待,而且还很是强烈——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与新浪网新闻中心就此联合开展了一项调查。3698名参与者中,有97.0%的人认为目前的个税起征点不合适,与此同时,有同样比例的人期待能将其调高。(11月5日《中国青年报》)

 

97%,比例不可谓不高,即便舍掉零头,90%,甚至再打个折扣,70%——都是一个不可随意抹杀的数字。让人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个高比例的民意调查,能否影响到我们的公共政策?我们的个税起征点会迎着民众期待,应声而起高吗?

 

不敢盲目乐观。这几年,社会治安、医疗负担、教育消费……反映民众态度的民调有很多,但给公众的感觉是,基本上都是舆论的“自我娱乐”,很少得到及时回应的,甚至相反,我们听到了太多我行我素的“逆耳之音”——某地很多百姓感到缺乏安全感,官员说当地的治安满意度高达95%;民众普遍感觉教育费用太高了,官员说“民众是可以承受的”;都80%的人感觉买不起房了,有官员却说“就我们这样的城市而言,房价实在算不得高,还需要涨”……的确,很多民调因为调查范围、选择样本等原因,可能会与实际情况有些出入,但这并不能成为地方官员一意孤行的理由。

 

在一次闲聊中,一位地方官员告诉笔者:好多问题,你们媒体根本不懂,我们有我们的想法,有我们的步骤,你们很多呼吁就是瞎起哄,定下来的政策怎么可能说变就变?或许,是这样的,我们不能说出来一个民调就要变动一下政策,但笔者以为,即便不能马上作出适当的调整,也需要以诚恳的态度做出回应:注意到这种舆论了没有?想过调整没有?面临哪些难题?有没有可能给个时间表?

 

在一个更加侧重倾听民意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民意通过媒体调查表现出来,是必然的现象。西方国家有很多独立的民调机构,专门从事给政府提供民意信息的工作,在中国,这方面还很缺乏,很多调查还是由媒体来担当的——这使得调查更容易成为公众话题。但很多官员并没有认识到听取民调、回应民调的诸多价值,而是任由与官方共识常常相悖的民调,冲刷着政府的公信: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真的犯不着吗?政治学者鲍曼在《寻找政治》一书中提出:将个人问题纳入到公共领域,这一转换是当今政治获得重生的紧迫而必不可少的任务。倘若公民个体与公共生活之间的纽带丧失,也就是说公民个体的期待、需求,迟迟无法在公共政策中得到回应,个体自由与集体乏力就会同步增长。可见,虽然说民主是个好东西,然而,当现代媒体给了老百姓充分、民主地说出自己观点的机会之后,要想让这样的声音成为好东西,还需要相关公权部门的正确应对,没有正确应对的好东西常常会成为坏东西

 

关于个税起征点过低的危害,这些年说了很多。一边是劳动收入的增幅非常缓慢,生活成本不断提高;一边是国家财政收入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递增,远高于GDP增幅——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提高个税起征点”这样朴素的期待迟迟得不到回应,这更让人容易产生“权力傲慢”的联想。一个社会,当几乎97%的人都认为一项政策应该调整的时候,公权部门还有资格“面不改色、话不多说”地岿然不动吗?

 

笔者并非想“携民意来批政府”,的确,一项公共政策不可能说改就改,政府有自身运行的规律。但对这样的民意做出回应,给出解释,却是一个倡导民主作风的政府,所不能回避的。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