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我为何认同“文件揽储”式的权力繁荣  

2007-08-03 09:5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仅仅3个月的时间,新疆吐鲁番地区托克逊县工商银行的存款就流走了1000多万元。原来,今年4月份由托克逊县经四大班子研究决定后,以县人民政府名义下发的《关于托克逊县支持农村信用社储蓄及信贷工作的实施方案》。文件要求,全县财政供养范畴内的机关、事业、企业的工作人员必须在县农村信用社存储。县级干部和高级职称获得者每人须向当地农村信用社存款3万元,科级2万元,一般干部1万元,存款期限为两年。(8月2日《中国青年报》)
 
   看多了下文件“都喝‘小糊涂仙’”、“都抽某某牌香烟”,这条“文件揽储”的消息一出来,当地官员挨骂是肯定的。罪名基本也是现成的:扰乱金融秩序、滥用公共权力、限制储蓄自由……信手拈来,便是三项大罪。但毋庸讳言,坐在书斋里,站在道德高地上进行简单的价值判断很容易,不容易的是站在当事者的角度,从利民还是祸民的高度来审视现实。假如做到了这一点,或许您和笔者一样,会认为这个“文件揽储”的行为未必多么“反动”,反而倒显出一些勇于担当的“可爱”来。
 
   当地领导要从这个举动中获得个人利益吗?从目前来看,没有!作为一个西部地区农村人口占绝大多数的贫困县,似乎并不缺少脱贫致富的冲动,问题是没有资金,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中选择了支持农村信用社、扩大信贷的思路,其出发点与落脚点并没有多少问题,反倒折射出当地领导“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笔者曾经在西部山区的一个镇子上支教服务,亲眼看到了由于资金缺乏,柿子、板栗、香椿等好东西无法规模运输、加工带来的低价与无奈。当地政府和农民个人根本贷不到款,由于缺少利润,农行、工行先后离开,只留下一个“唯独办理教师与公务员工资”的业务点,镇上的信用社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办点小钱业务。在这样的背景下,哪里能找到助推发展的第一桶金?“谁让我们穷呢?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办法啊”——这话可能多少有些“我是穷县我怕谁”的匪气,却也表现出了基层政府发展中的无奈。
 
   真的扰乱了金融市场了吗?“红头文件”下发后,当地两家商业银行在短短3个月内,储蓄存款就分别流出1000多万元和1200多万元。“扰乱了当地正常的金融秩序”,是很多人给这一事件作出的“定性”。但问题是:在这样的贫困地区,有所谓的“金融市场”吗?如果说几家商业银行基本属于垄断地在这里办理一些“吃皇粮”的人的业务,然后把口袋捂得紧紧的,“几乎没有给农业生产发放过贷款”就是农村金融市场的话,那么这种“市场”可能也需要一些鲶鱼效应,产生一点危机意识了吧?与商业银行形成反差的是,托克逊县农村信用社几乎包办了全县农业贷款的全部,占各金融单位给农村贷款总额的98%。在工、中、建三大国有商业银行分支机构纷纷向中心城市收缩,县级支行被大幅度撤并,县内许多企业想贷款也找不到“庙门”的情况下,焉能不出现“他处求菩萨”的事情?
    
    最近正在阅读一本“权力与繁荣”的著作,最大的启示就是政府在市场的繁荣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不能简单地认为“政府当甩手掌柜”就是好政府,就是好官员。有效地引导经济走向,是其基本的职责。权力并不是走到哪里都会“通吃”的老虎,在最初发展的过程当中,正确、适当的权力应用,非但不是十恶不赦,反而常常是一种必须。
 
    以托克逊县为例,当地政府完全有借口装糊涂,接受着国家的财政补贴,不去关心什么产业结构调整,“无灾无难到公卿”。但当地官员没有坐等,为了省钱,发动党员干部义务为农民挖下1300万个树坑,种下1300万株红枣树,包括县委书记、县长在内,平均每个党员干部挖300个;为了省钱,全县1000多名党员干部组成突击队,不计分文地奔赴白杨河治理改造工程,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一干就是80多天,县里四套班子领导全部上阵。如果报道不虚的话,我们没有理由不为这种奋战精神所感动;理解了上述问题,也没道理作壁上观地对此行为过多地指手画脚。
   
   诚然,依靠权力制造的繁荣最大的弊端就是缺乏可持续性,但问题是,在现实的土壤上,我们常常非常需要用它来撬动发展的车轮。或许,该县做法最不当的地方在于“强制”,不该简单地与机关考核和精神文明建设的考评挂钩,如果是号召、倡议,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阻力也会小一些——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讲,政策的效果显然会与“强制”的程度成反比。
 
   无意于“逆潮流而动”,只想提醒大家:我们必须在现实的土壤上讨论权利、自由、权力。窃以为,“文件揽储”暴露出来的最大意义不是简单地追究当地官员的“责任”,而是要让舆论更加关注西部县域经济这个正成为被金融机构“遗忘的角落”:是什么造就了基层发展过程中要么坐着等死、要么需要冒险一搏的境地?金融被称为现代经济的血脉,没有了血脉支持,我们的新农村建设、服务三农,都要靠什么落到实处?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