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权力任性之下法制成不了“好东西”  

2007-08-03 09:4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套用俞可平先生描述民主时的一个“著名说法”——法制是个好东西,但这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且屡屡一权独大的官员而言,法制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

 
天大地大法最大,说来容易行却难。据媒体报道,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经贸局违法出台“33号文件”,一夜之间让拥有价值数千万元资产的榆次汇隆造纸有限公司以800万元的底价拍卖给了个人。经过两级法院4次审理,2006年11月,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33号文件”违法;榆次区政府拍卖汇隆公司的行政行为违法,判决其赔偿张春江365万余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判决下达9个月过去了,张春江依然没能从榆次区政府要回一分钱。(7月30日《中国青年报》)
 
类似的由于政府拒不执行法院判决、令公民只能获得“纸上正义”的事情并非孤例,就在上个月,媒体还曾报道过海南省昌江县政府和昌化镇政府拒绝省高院作出的“赔偿某公司73万元”的裁定。这难免令人发出一声叹息:中国多年来在法制上的不懈努力,好不容突破了“民告官”的瓶颈,公民胜诉的案子越来越多——但在一些政府敢于置法律判决于不顾、甘当官方“老赖”的现实面前,这种进步正在被消解,甚至从一个新的角度,击打着民众对于法治的信心。
 
榆次区政府拒不执行的理由好像很充分:“300多万元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能随便给,我们对省高院的判决不满意,还得再认真核对此事,不能这么随便地花掉老百姓300多万元。”这个理由最核心的内容是——我,作为一级政府,不同意法院的裁决,所以拒不执行。从爱惜老百姓血汗钱的角度,这个“吝啬”好像很值得赞许,但若有此等精神,何来此前贱卖企业的滥权行为?
 
剩下的就是:政府觉得法院的判决不公,是否可以拒绝执行?任何人都有提出不同意见的权利,政府部门也不例外——但这种意见的提出是有渠道、程序可走的——在经过多次审理,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的时候,即便还有意见,那也要对判决无条件执行,如果对判决结果仍然不满意,在执行完毕后,可申诉,经法院审查通过的,可进入再审程序。
 
遗憾的是,近年来这样尊重法律、尊重程序的政府部门实在少之又少。相反,自以为自己“非常正确”而公然利用手里资源与法律判决对抗的“负面典型”却比比皆是。就本质而言,这仍然是长期存在的权力任性的延续——法律是什么?民意是什么?不同声音是什么?只要我们自以为对,我们顾忌什么?“置万千人而不理”不也是政府的权威与魄力所在吗?
 
有人质疑当地法院,只敢冻结政府资金,不敢依法把资金划拨给原告。依我看,这样的质疑多少有些乏力:在地方政权大于法、法院财权受地方政府诸多掣肘等环境下,一个基层法院能冻结政府的资金,真得很不容易了——换了别的地方,连冻结的动作都未必敢做出来。不是要为法院开脱责任,而是想强调说——造成今天这样“民告官、官败诉、执行难”的困境,有着体制性的弊端。
 
我们的法制建设搞了很多年,但应该承认,从源头到终点的法制正义还远没有形成畅通的渠道。我们可以套用俞可平先生描述民主时候的一个“著名说法”——法制是个好东西,但这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且屡屡一权独大的官员而言,法制不大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道理很简单,由于法制,他们的权力要受到制约,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甚至还要尝尝“输官司”的滋味。因此,政府权力对于法制的排斥与抵制,几乎是天然本能,指望他们处处约束自己的权力,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怎么办?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没有法制同样不会有现代化。俞可平教授曾做过一个形象地比喻:民主就象陀螺,必须转,它才能立住,一旦停下来它就倒下去。法制也一样,同样像个陀螺,如果因为遭遇权力阻碍而停止转动,同样会轰然倒下去——实现法制的正义同样需要好的程序与土壤。如果以为“每年立法多少部”、官员张嘴闭嘴“要加强法制”就是依法治国的全部的话,我们只能是自欺欺人,要期待用法制来保障社会的最终正义,就必须从用人权、财务权、制约权等各个方面加强基层法院的独立性与权威性。
 
在法律判决面前,任由权力任性下去,法制非但成不了一个“好东西”,还会成为一个戕害民主与民意的“坏东西”。小小的区政府为什么就敢贱卖股份公司?官员为什么可以对法律“选择性”利用?一个市级法院为什么不敢对区政府“依法强制执行”?权力的任性者是否应该为此付出必要的代价?发生在榆次区的官司显然可以成为一个剖析基层法制水平的标本,而更多的“任性者”也将从这个官司的走向中,获得或收敛、或肆意的暗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