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我倒相信“屡职收钱不犯罪”就是一些官员的认识水平  

2007-07-25 09:5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18日,安徽省枞阳县原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章效生在安庆市中级法院接受法庭审理。法庭上,安庆市检察院指控,章效生利用其担任上述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计人民币27万余元、美元1000元、物品价值2.5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章效生却抛出奇谈怪论:自己收受他人的财物纯粹基于朋友关系,就是说这是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并没有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对法律的错误认识,使我以为正常履行职务而收取他人钱物的行为不是犯罪。(7月21日新华网)

 

媒体说,章的说法是奇谈怪论。但仔细想想,奇谈吗?怪论吗?恐怕非也、非也!非但不奇怪,反倒非常平常:相似的论调从被审理的贪官嘴里说出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人说这是官员的遮羞之语,结果却是越发露羞,但笔者倒是愿意相信:屡职收钱不犯罪就是一些基层官员的认识水平——在他们的深层意识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在他们的行为表现上,也就是这么实践的。

 

几乎就在同时期,另一个县级官员的案子也在审理。据报道,山西省和顺县原县长崔保红受贿人民币286万余元案发,不久前被送上法庭。随着庭审和有关部门调查的深入,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浮出水面:干部们向崔保红行贿的原因各不相同,而向县长送钱却是惯例!给崔保红送钱的干部竟有近百名,仅正科级以上干部就有61人,除纪检、组织部门外,县直单位主要领导无一免俗。(7月20日《大河报》)

 

笔者没当过官,但会思考的脑袋还是有的。想想看:身处一个地方主要领导的位置上,当下面大大小小的官员为了升迁获利,给他送钱送成了惯例,在这样的环境里,收钱还会有罪恶感吗?久而久之,某某局长职位要变动,某某经理想要拿个项目,这些原本属于正常履行职务的行为,总要与钱、物为伴而行,结果也只能是让当事者习以为常,视为潜规则,按规则办事的人,还会有羞耻感吗?长此以往,结果只会让一些官员觉得:收钱不要紧,只要把事情办了就行了;不能办好的事儿不收钱,能办好地尽管放心收。

 

官德是需要有底线的,但根据思想家吴思先生对于中国历史的考证,每一个朝代的官德总会朝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慢慢变老”——“变老当然首先体现在观念当中,松懈也总是先表现在一些官员对于现实的分析之后,在头脑中对于法律、纪律、道德认识底线的松懈。对于基层的腐败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关注于通过反腐的强力手腕,严厉打击一批腐败官员,并期待通过他们起到社会警示作用。但揪出一部分的做法有着天然的缺陷,它更适合腐败问题并不严重的情况,当送钱都成了潜规则的时候,就不得不把反腐败、提升官德的视角从针对一部分人,转变到兜住所有人,形成好的土壤。

 

一个很现实的做法就是从小错小节入手,从根源上开始问责。对此,有些地区已经开始了探索。比如,近日杭州市余杭区就出台了《作风建设问责办法》,《办法》专门针对区管干部和全区各级机关因作风方面的问题,但还够不上党纪政纪处分的行为进行问责追究,规定了六种问责处理方式,期望时刻警示干部们防腐防变,远离犯罪。(7月22日《杭州日报》)

 

或许有人会质疑,对于送钱都成了惯例的基层官场而言,类似的作风建设有用吗?以往的禁令还少吗?不能说这样的质疑没有道理,正如孙立平等学者所指出来的,类似的制度往往丧失了生存的土壤。但如果想要让当前严重的基层腐败问题进入一个可治理的状态,我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期待通过一些制度来阻遏情况不至于变得更糟糕;恐怕也只能从这样的小错小节的根源上入手,期待从根源上斩断更多的官员生出屡职收钱不犯罪的念头——这看起来已经成了悖论,却是今日中国反腐不得不直面的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