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体制框架外的低工资如何助“涨”  

2007-05-18 15:3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制框架外的低工资如何助“涨”

 

[核心提示:改善低工资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是:对于公务员、国企职工等“体制框架内”的工资水平,政府可以通过一竿子插到底的行政命令,普遍得以增长;难题在于:体制框架之外的低工资,比如非国有企业产业工人、建筑工地农民工,甚至包括一部分体制框架内被边缘化的群体,他们的低工资现状如何改善?行政命令显然是不合适的,而市场的杠杆又靠什么发力、内生力量?]

 

中国劳动力的低工资问题再一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国际劳工组织近日公布数据,在过去的6年中,中国的人均产出增长了63.4%,超过了印度的26.9%和东盟的15.5%。然而,高劳动生产率却并没有体现在工资水平的增长上,中国的工资增长缓慢,造成中国消费长期低迷。“公民并没有充分分享到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成果。”(5月18日人民网)日前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工资水平在经济指标中的比重呈现持续下降态势,已经从9年前的53%下降到去年的41.4%,远远低于美国57%的水平,“造成中国消费长期低迷的原因并不是公民的高储蓄,而是工资水平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

 

有人开玩笑说,中国的“GDP长得跟胡子一样快,工资涨得跟眉毛一样慢”,显然,这样的尴尬已经被国家所重视。就在5月15日,有媒体报道说,为了研究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国务院国资委发出通知,要求中央企业和各地方国资委对国有企业职工工资增长有关情况进行调查。(5月15日中国新闻网)舆论普遍认为,此次调查结束后,很可能有一次企业职工工资较大幅度的增长。

 

对于低工资在民生水平、消费能力、劳动者素质、企业技术升级等方面的诸多伤害,已经不需赘言。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奉行的低工资比较优势政策在吸引外资等方面做出贡献了话,那么经济发展到今天,“低工资对中国经济的损害已抵消其好处”(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语)。在民生支出大幅度上扬、生活成本越来越大的今天,持续工资水平跟不上,很可能成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致命瓶颈。

 

但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是:对于公务员、教师、国企职工等“体制框架内”的工资水平,政府可以通过一竿子插到底的行政命令方式,普遍得以增长。实际上,近些年,公务员序列的工资也有过多次调整。难题在于:体制框架之外的低工资,比如非国有企业产业工人、建筑工地农民工,甚至包括一部分体制框架内被边缘化的群体,比如环卫工人、政府部门内聘人员等,作为数量非常庞大、消费能力最大、最迫切需要提高收入的群体,他们的低工资现状如何改善?政府的行政命令显然是不合适的,而市场的杠杆显然远没有建立起来,换句话说,就目前的状态,即便政府想很快改变当下的局面,很可能也一时乏力。

 

按理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力的价格随行就市,是由市场决定的。西方经济学认为: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上,工资水平是劳动力市场均衡的结果。但中国的不同在于,作为一个转型时期带有过渡性质的经济体,加上劳动力长期相对过剩、劳动力“比较优势”长期作为有吸引力的政策被执行,劳动力价格已经被严重扭曲。除了简单的市场供求关系之外,劳方利益表达权利被伤害、劳资双方谈判博弈能力不对等等诸多因素,都造成了劳动力价格普遍较低的现状,而非市场的诸多因素,非但不能缓解,反而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这种不对等的倾斜。表面看来,当前的劳动力在市场交易中有了更大的自由权,但实际上,这种自由是建构在实际不自由的平台之上的。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司司长邱小平日前表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将采取五项措施提高企业普通职工工资收入,力争在未来5年内使各类企业都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形成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但需要看到,体制内的低工资可以通过行政手段解决,但市场化的非体制内低工资,不能简单下命令,只能通过市场的智慧,通过政府注入力量,改变不对等的倾斜格局之上。首要的,便是改变弱者权利失衡的“非制度化生存”的局面。

 

只有赋予劳方更多的权利,才可能内生出维持劳动力均衡的力量,否则只会令失衡复制、现状恶化。长期以来,各级工会甚至私营企业的工会,在追求利益的功能发挥上,面对诸多约束,一直表现乏力。一方面在“抱团争取利益上”没有扫清组织障碍,缺乏有力的博弈路径;另一方面各级工会在对基层无法建立组织的干预上,缺乏主动,也非常乏力。私营企业的低工资、环卫雇用工人的低工资,只有在他们有更畅通的利益表达能力的时候,才能更有力量;大量涌进城市的农民工,只有“有组织可依赖”之后,才不至于一次次“付出与所得不成比例”。

 

应该看到,改善庞大的非体制框架之外的低工资困境,过分相信政府的“劝说”能力是靠不住的,只有通过更多的权力下沉,才能从根本上遏制低工资“天经地义”的局面不再恶化。而这,不仅是一个“照顾弱势群体”的民生问题,更是一个保障经济发展得到持久动力的发展问题。

 

http://news.163.com/07/0518/07/3EOP8KEJ0001124J.html

http://news.163.com/07/0515/08/3EH88GBJ000120GU.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