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正派社会”哪里寻找“纠耻”的力量  

2007-04-19 21:3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役之后生活窘困的艾冬梅用她要卖掉的奖牌,砸起了几朵浪花:4月14日,“飞人”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向艾冬梅透露,刘翔在听到邹春兰和艾冬梅等人的经历后很受触动,正在思考联合国内知名运动员成立保障退役运动员权益的基金会。“现在的想法还只有雏形,具体的操作方式还没考虑。”(4月5日新华网)

 

此前的4月12日,67岁的南京热心人黄乃海专门坐飞机赶到北京,将两万块钱现金亲自交给了艾冬梅,希望她不要卖掉自己的奖牌。同日,曾经“同病相怜”的“冠军搓澡工”邹春兰也启程赴京探望艾冬梅,鼓励其创业。(4月13日《广州日报》)在诸多力量的鼓励之下,艾冬梅决定暂不卖奖牌。

 
艾冬梅的奖牌暂时保住了,也替中国体育保下了一些尊严。这或许算是一个好消息吧。但相比起民间力量的善意回应,一个本该有的重要声音——体育管理部门的回应——迟迟听不到,这的确让人感到遗憾。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基于朴素情感的民间意识的觉醒与善意,毕竟只是一种带有自发性质的个人调节行为,其效力注定是有限的,挂一漏万的偶然性注定了光靠带有抽象性的“社会调解”,是无法预期,也是终究靠不住的。没有官方的善意回应,媒体上迟早会出现下一个邹春兰、艾冬梅。
 

他们为什么可以置若罔闻?豪不动容?
 

近段时间来,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一本《正派社会》的著作引起中国学者的注意。这本被赞誉为“自罗尔斯《正义论》问世二十五年以来最重要的一部社会正义著作”中有几个最核心的观点: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这是正派社会的第一原则;没有正派的制度,只会令制度当中的人面临尴尬甚至“羞辱”;全面地重视物质和心理这两方面的制度性伤害不仅有助于帮助社会弱者,而且更有助于在一般人际关系中形成一种与好社会相称的社会伦理规范。

 
既然我们在体育上的一些制度(或许是制度运行过程中人为的因素)已经令一大批退役的体育运动员饱受了物质和心理的“羞辱”,那么,为了保证“正派的制度”,我们的纠错机制在哪里?又能从哪里寻找洗刷耻辱的力量?
 

说到此,让人想起此前审计署2004年对国家体育总局一份审查报告: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用于发放总局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补贴和借给下属单位投资办企业2204万元。而体育总局的回应则是:新建住宅入住职工中,绝大部分是为奥林匹克运动和体育事业有突出贡献的老运动员、老教练员、老体育工作者和目前在为国争光第一线的教练员、科研人员、协会官员。但当媒体要求公开名单,说明谁享受了这些待遇的时候,得到的“告诫”是“媒体的报道不要错误的引导了方向,耽误了2008奥运工作的准备工作。”正因为有了如此“正派”的理由,我们看到了2005年李金华的另一表态:“除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资金尚未落实整改外,其他部门都认真纠正违规行为。”

 

当问题一再暴露的时候,在庞大的政府机构面前,民众除了自己慷慨解囊、出谋划策,难道真的就没有其他“纠耻”的力量了吗?

 

正派社会要有“纠耻”的力量,而“纠耻”首先便要“纠错”。社会发展中暴露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问题暴露的时候,还看不到公权部门的耻感与解决问题的诚意,这样的“傲慢”是令人生厌的。当大家普遍认为一些部门对某些问题难逃其咎而人家可以置若罔闻的时候,我们还能从哪里寻找到维护“社会正派”的真正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