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刁代表”在衡阳中院报告被否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2007-02-01 23:2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5日,湖南当地媒体报道:“《关于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因赞成票未达到应到代表人数一半而未获通过。”这是继2001年2月14日,沈阳市中院工作报告未获当地人大通过后,又一次类似新闻被曝光。
 
    2月1日出版的《南方周末》披露了此次“否决”的独特经过:在表决中院报告之前,来自衡东县的代表刘跃中在现场“看本子”念了五条意见:中院有法不依,司法不公;不尊重下级法院的判决结果;判人情官司,谁有钱帮谁;法院领导开茶楼;法院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刘跃中鼓动大家:“这样的法院还是人民法院吗?如果这样的法院的工作报告在大会上都通过了,那我们还是什么人大代表?”在引起其他代表掌声回应之后投票,因赞成票没有过半而被否决。
 
     在中国这个有“中庸”传统的国度里,乐于做出头鸟的人并不多,愿意在人大会场里公开号召大家跟整个法院系统“作对”,更是少有。刘跃中为什么就站出来,细数衡阳中院的“五大罪状”呢?当地有人为中院鸣不平,说刘跃中本身就是中院管辖的一个案件的当事人,他的一个案子一审在基层法院胜诉,到二审却被改判,因此对中院心存不满。另有一个代表也有这样的情况,这些人大代表有挟私报复之嫌。
 
    从“五大罪状”中“随意更改下级法院判决结果”这一条来看,刘代表的确免不了瓜田李下的嫌疑。但退一步讲,即便有个人情绪的因素在里面,又怎么样呢?人大代表本身便是社会不同群体、不同利益阶层的代表,带有“感情因素”发表意见,是否具有必然性呢?问题是:为什么一个代表撕破脸皮之后,在会场上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要知道,衡阳的人大会场是没有表决器的,代表要举手表决,投了什么票,暴露无遗。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否决票、弃权票?
 
套用官员常用的“刁民”说法,这个“刁代表”在本次否决案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笔者以为,既不是“罪魁祸首”,更不是“扇阴风点阴火”之徒,只不过做了公开的导火索罢了。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莫看“衡阳中院最近两年也没有出现关于他们干警的负面报道”,但老百姓心中有杆秤,对中院的所作所为有自己的认识。正因为很多人平日对衡阳中院的工作心存不满,才能够“一点就着”,创下一个“出人意料被否”的纪录。
 
 “否决”发生了,去纠缠“是否泄私愤”恐怕没什么意义,有意义的反思在于两点:其一,在人大代表分组讨论过程中,衡东县的代表已经提出不满,参加讨论的中院庭长与副院长为什么可以听听就算了,不作答复?而报告被否决,“事情闹大了”之后,又是公开整改、公布热线电话,又是主动去争取人大代表的理解与支持?在报告被否之前,群众的意见、甚至于部分代表的意见,为何可以被不屑关心?其二、既然代表中存在大量不满,为什么在有人做了“愣头青”,出了头之后才被积极响应?无人出头,大家却都甘心做“沉默的大多数”,持着从众心理在会场里做“好好先生”,心存不满地支持报告通过?
 
 否决中院的报告,应该算是一件庄严的事情,竟然是在一个“涉嫌挟私报复”的杠杆撬动之下步入运转轨道的,这多少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与其怀疑“刁代表”的泄私愤,不如考虑一下: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的群体,如何在人大会场上有更直接、更有效的代表。喜欢客客气气做好好先生的代表们,如何才能把它们真实的利益诉求表达出来?有人振臂一呼,可以应者云集,关键在于,怎么才能有更多的人愿意出来“振臂”?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