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lang1190 的博客

毕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日志

 
 

靠什么来遏制官员的“非分之想”?  

2007-01-22 18:2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日前在河南经济工作会议上说:领导干部的工作任务很重,但组织上对我们很关心,与一般群众相比,待遇报酬已经很好了,不应该有非分之想。多做一些对群众有益有利的事,多做一些打基础、管长远的事,让老百姓享受到发展带来的成果,这就是政绩。(1月22日《人民日报》)

  就在同日媒体上,一则“广州天河副区长坦言买不起房”的消息倍受关注。在举国“房奴多艰”的语境下,一个副区长说自己买不起房竟成新闻,倒也恰能佐证徐书记“干部待遇很好了”论断的准确性。但不愁吃不愁穿就“不该有非分之想”只是逻辑上成立,现实当中,“仓廪实而不知廉腐”者比比皆是。如果说官员待遇很低,为了生存而有“非分之想”,或许还可以讨论一下“高薪养廉”;但在“报酬已经很好”的时代,再去讨论“高薪养廉”无异于自欺欺人。那么,我们还能靠什么来阻遏官员的“非分之想”?

  长期以来,我们看到的是两方面的努力:官德约束与制度约束。信奉道德者从“人性善”出发,希望通过道德鼓励,令官员树立“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世界观;信奉权力制衡者从“人性恶”出发,希望通过分权制衡的制度约束,令“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者心有顾忌,不至于为所欲为。

  应该说,两种方式都应该有作用,但越来越严重的腐败乱像却告诉我们:取向道德与迷信制度,似乎都无法阻遏当下似乎泛滥的“非分之想”。信奉道德者发现,在卖官卖官泛滥的语境中,官德有些像“大酱缸”,正在被一些人迅速染黑:讲原则非但没好报,还常常要吃亏;决定升迁的不是“老百姓的口碑”,而是一些腐败官员的“酒杯”;自己的廉政竟然成为“另类”,受到异样眼光的怀疑。信奉制度约束者发现,没有制度时候大家盼制度,升迁、举报、考核等制度建立了起来,却还是要通过“人”来发挥作用。遇事还是“潜规则”主导,还是“一把手”“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脑子里有没有“非分之想”,生活中有没有“非分之为”,竟然统统没有“一把手”高不高兴重要。

  在一个据说是“物欲横流”的时代,道德约束、制度约束都遭到自身“先天不足”的羁绊,难以唤起阻遏官员欲望泛滥的足够力量,那么,我们还可以依赖什么呢?难道我们正在步入“黄宗羲怪圈”?

  说起“黄宗羲怪圈”,人们很容易想起六十多年前毛泽东与黄炎培那段关于“走出历史怪圈”的对话,再次想起毛泽东曾经开出的药方——民主新路。在官员道德感难以寻到依存土壤、约束制度难以跳出“人治局限圈”的当下,要想打通“官德”与“制度”发挥作用的“任督二脉”,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官员的任免权、考核权、问责权快速下放给民众,而不是把这些权力捂在小圈子范围内运行。

  最近,《大明王朝》正在热播,大明王朝的臣子把文官道德向上地寄予懒着不上朝的皇帝,最终统统沦为悲剧;张居正放大了制度约束的力量,无视官德本身的存在,自己也成为悲剧——“官德”与“制度”只有协调运行,才能相得益彰。而只有建立在公开的现代民众做主基础上,官德、口碑才会成为支撑官员自身的力量;考核、举报的制度才会更有生命力地活动起来;“非分之想”才可能在“雪亮的群众眼睛”面前本分起来——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民众的眼睛与双手,才是最值得信赖的“阳光力量”。

  舍此根本,我们对于官员的道德教化、局部的“制度努力”,常常会如无根之浮萍,无法影响荡漾开来的私欲与花样翻新的“非分之想”。坦率说,官员怎么想,是想“服务”还是像“捞钱”,原本并不可怕——关键是要给“非官员”以主动权,有一套公开透明的行事规矩,你不按规矩来,立马拿下。有此土壤,我们还需要担心他们脑子里有没有“非分”的念头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